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传承](第七章)作者:caty1129
[传承](第七章)作者:caty112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国产av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045 
 
                               (第七章) 
  妻子和情夫的眼中,我是个最无耻也是最下贱的王八、绿奴,在每夜亲眼看 着妻子挨操,排卵期时亲手捂着被内射的骚穴,使老婆终於怀上野种,也在受孕 三个多月后,亲自陪着妻子去做孕检完。
 
  只过了一个星期时间,我的事业突然迎来了第二春,自已多数时间要到省城 进一步扩大公司的规模,持续发展着自已的事业. 在公司扩张完成、步入正轨之 前,我和妻子自然聚少离多,夫妻变得经常性的两地分居。
 
  两地分居,对於绝大多数的夫妇都是种巨大的危机,可对於我和妻子,却不 存在这种问题,老婆有情夫照顾,在家安心养胎,既然自家三人的异常关系已然 明面化,我这个绿帽王八在家中也已渐成了名义的丈夫,现在妻子交给这实质上 的老公照看,况且我还交待过同住在这座城市里我的直系亲属,让他们时常去到 自家照看一下妻子,所以在这种条件下,去了外地的我当然很是放心。
 
  又不是完全分居,每月我还是能返家三、四天,我和妻子这般聚少离多下, 情夫也变得相当识趣,每次我回家的那几天里,他白天总是早早就离家外出,让 我和肚子渐大的妻子在无旁人打扰下能好好谈谈情、说说话,加深加深下夫妻间 的感情,当然白天里的肉体交流,仅限於亲亲嘴、拖拖手,搂抱片刻。
 
  到了夜里,无外人后,那时的情夫才是自家的男主人,而自已,立马成了王 八、绿奴。老婆不用说,成了他的玩物,他俩在我祖辈留下的屋子里,自已花了 数百万装潢、置物的屋内,每个地方疯狂交媾着,而我则只能观看着,或是充当 起肉垫、无性奴隶,任他俩羞辱,为他俩助兴.
 
  自家院子里,当年还是自已女友的琴儿和我亲手栽种下的那棵她最喜欢的松 树,已有一米多高,现在就在这树下,我这个十多年前她的男友,现在的丈夫, 却充当起了肉垫,而她则成了骚浪的玩物。这样想到时,我不禁感慨万分。 
  我平躺着,用两手手指拨开了老婆的肉唇,并支起头来,舔吸着她淫水泛滥 的骚穴、失禁溢流出少量尿水的尿道口,而老婆则趴在我身体的上方,怀上野种 的圆腹垂放在我的胸前,撅高了烂桃状的臀部,好让她身后的情夫用大鸡巴操烂 她的屁眼。
 
  老婆怀孕后,情夫很少操她的骚穴,只用琴儿的嘴和屁眼,说是把她的烂穴 留给我这个没种的王八使用,使用的方式,就是我眼下做的这样,只能用口,至 於插入我的性器,这事想都别想,怀孕后他都少插,我……呵呵!
 
  他是幸福的,没了骚穴,老婆还有一张口和后门让他进入,而我是悲惨的, 本就只有妻子烂穴的使用权,可如今……他俩每次爽完后,妻子总会像是可怜自 已般,一面和他抱拥亲热,一面伸出只手为我撸着,解决我可耻的性欲. 
  今晚也是如此,情夫射精后,妻子来到我的脸上,同来到我胸前的情夫相对 而坐,亲吻、搂抱着缠绵,并伸长一手为我撸着,而我吸舔着老婆怒放的菊花, 以及肛口不时流出的精液。
 
  老婆夜里从不打呼、磨牙……总是睡得很沉、很香,一觉就到天亮。在院里 的交媾结束后,情夫独自回了卧室,我则抱起妻子去了大厅卫生间共浴,这主要 是帮她清洗了身子后,我又是抱起妻子上了楼,去到主卧之中。
 
  这次进入主卧,是我在家时每天必做的最后一件事,抱妻子上床,把情夫的 肉棒塞入到妻子的口中,然后来到床的另一头,当着情夫的面亲吻片刻妻子的烂 穴,对着妻子的穴说出表达爱意:「老婆晚安!老婆,我爱你!」听到这话,妻 子口含肉棒「嗯……嗯……」回应几声后,我这才出了这屋,回到自已所睡的客 房里安睡下。
 
  第二天,上午九点,我会又一次开门入内,去到主卧之中,只是轻声叫醒妻 子,当她醒来吐出口含的大肉棒后,我会抱起她直入卫生间,把她放到马桶上, 而我则到她对面的蹲便器上,她坐着,我蹲着,夫妇俩如闺蜜般一道如厕。 
  我在时,妻子拉屎放尿从不用纸,都用上了我的口舌,每当清早排泄时,我 都是最先完成,先行一步去刷牙洗脸,之后等妻子排泄完,她会招手让我近前, 主动与我交吻许久。吻分时,她会张开含了一夜情夫鸡巴的嘴巴,骚浪的向我说 道:「老公,我爱你,可我更爱他的大肉棒。」
 
  说完这类话后,她这才站起来,放下马桶盖板,提臀重又坐了回去,之后分 开了双腿,要我为她清洁便后的下体.
 
  「老公,你不在,前些天他带我去孕检了,孩子很健康……」
 
  「重病后,李叔性事那方面越来越差了,苦了你妈和你姑了……」
 
  「你姐嫁得不错,婚后他俩处得不错,只是……」
 
  妻子被我舔吸时,先是和我说了些自已不在时家内家外发生的一些事,然后 这才说到了淫事上。
 
  「哦,对了,这次我想让你父母来接生个这个野种. 我觉得你这个没种的丈 夫不该那么早有自已的孩子,只配养多几年奸夫的野种!」
 
  「还有,我怀孕了,主人在性事上不太尽兴,我想着李叔既然不行了,你姐 那又……要不我乾脆把你家所有的女人都拉来,你姐做他的妾,你妈和你姑就做 他的性奴、母狗……」
 
  「老婆,我要流了。」
 
  当我舔吸时,赞同她时我会舔重,怀疑时舔轻一些,反对时舔快,兴奋时是 慢舔,老婆从这里能得到我的回应,这期间我还一直撸着管。早一次,晚一次, 一天两次流精,成了规矩,这么做能保证我除此外的时间里没了性欲.
 
  「我是个最贱的王八、绿奴,我小鸡巴流出的液体还不如老婆的屎尿……」 
  妻子听到我要流后,站了起来,跟着掀开刚坐着的盖板,去到了洗手池前, 我则跪直在马桶前,对着马桶里老婆的屎尿快速的套弄着自已的肉棒,这样狂撸 了数十下,感到液体将要流出时,我一面大声说着这类羞辱自已的贱语,一边到 达了顶点.
 
  卫生间里泄了欲,由於妻子大着肚子,白天里,多半我会牵着妻子在风景颇 美的自家附近走走,共渡二人无欲只谈情的美好时光,顺带我也能在周边相识的 邻居露个脸,免得他们说自家的闲话。我俩午饭在外解决,晚饭时回家,家中佣 人离去后,我会拉着妻子的手来到情夫面前,而后转握住妻子的手腕递出,直至 他们俩十指紧握,我才松开手。
 
  如此过了近三个月,我又一次返家。在第三天的夜里,妻子刚为情夫口交吸 精,情夫去了卫生间,老婆则把精液吐入到我的嘴里,让我吞咽下后,我这才有 机会说出刚刚秘书在晚饭时打来告知的,既是意料中又略显突然紧迫要解决的公 司事来。
 
  「老婆,秘书刚打来电话,说是门路打通了,这次我恐怕出门最少要半年以 上了!」
 
  「原本还以为你能呆到我生产后,没想到……」
 
  「是早了些,可是老婆不觉得这样也好么?等我忙过了这阵就能……」 
  「那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
 
  「我……」
 
  我和琴虽然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可是这婚后刚两年就要面对一段长时间的 分离,心底都是不舍对方的。床上,我搂着妻子又交谈了片刻后,情夫出了卫生 间,妻子把我因公司事要长时间离开的事说了给他听,然后他让我近前,把嘴凑 到我的耳边对我轻声说了几,又摆了摆手示意我照做后,自已只得依言下床,爬 出卧室,爬回了客房。
 
  十分钟后,只有我和情夫两人在这客床中,他用肉棒「啪啪」的抽打着我的 脸时,而此时自已的大部份注意力却不在他这极度羞辱我的举动,而是把目光投 向了床上丢放的物品上。
 
  「你走后,骚货呢?」
 
  「完全属於你,要麻烦主人你照顾了。」
 
  「她还是你的老婆?」
 
  「不是了,我不在时,她是你的人了。」
 
  「摘下来吧!」情夫伸出左手,听后的我则默默地摘下了结婚戒指,跟着戴 到了他手指上。
 
  「床上这些,你照着说明书使用,如果用完了,你就打电话给我,我再给你 寄点过去。」情夫说.
 
  「嗯。」
 
  「都收好了?」
 
  「收好了。」
 
  「那就过去吧!今晚就便宜你了。」
 
  这一夜,自已和妻子难得能同床共枕一回,床上自已背朝着我侧睡的妻子, 用手把不软不硬的小肉棒插入到她的穴中,而我的身后,情夫也是相同的方式把 他粗长的大肉棒刺入到我的体内,猛烈地抽插着我的菊花。
 
  在外四个月的时间里,公司的事把我忙得晕头转向,到了夜里闲下来时,我 才有时间给妻子打去电话。其实我现在所呆的城市离妻子所在的城市并不遥远, 可是妻子却从没来过一次,而且我出门以来,她从未主动打过一次电话给我。每 次想到这,我的心里总会泛酸以及纠结许久,生怕家中的她和他……
 
  事实上证明我只是想多了,自家这种三人变态的异常关系比想像中牢靠。这 不,今天妻子竟头一次主动给我打了电话,说她和情夫来看我了,并让我午饭后 抽出时间去公司附近的咖啡馆里同他俩见个面。
 
  「来了?」妻子和情夫比我早到,我到时,他们俩已在那张靠窗的桌子坐着 了,我将到两人近前时,妻子招呼了自已。
 
  「你们怎么突然跑来了?」数月未见,我的心里很是想念妻子,当然还有一 些想着这个给我带来无尽屈辱的他。
 
  「我和你哥想你了呗!」妻子说这话时,还向我眨了眨眼睛。
 
  「哥!嫂子!」我自然明白其意,连忙装得很是激动,这般称呼了他俩,如 此定下了这次外见时三人间的关系.
 
  「厕所在哪?表弟,还是你带我去吧!」聊了家常不久,情夫就开口对我这 般说道。我自然明白他当下所说的只不过是个说辞、藉口,其目的是想让我和他 一同去到卫生间里……
 
  「还不错,接着吹。」卫生间一个锁上门的隔间里传出了情夫的低声言语. 
  ……
 
  「真的?」出了卫生间,俩男人重又坐回原位,对面的情夫亲密地搂着妻子 轻声的在她耳边说着时,妻子脸露不相信的神情,并且嘴里还轻声冒出了问句。 
  「真的!不信你问他!」情夫回道。
 
  「表弟,老公说刚才卫生间里的事是真的?」
 
  「是真的。」我自然明白妻子所问何事,肯定的回答了她。
 
  「呸……」妻子听后白了我一眼,又发出轻「呸」自已一声的声音后不再言 语,而这次三人间的短暂会面也至此宣告结束。
 
  八个月后,公司步入正轨,我这个老总终於也闲了下来,可以回到所居住城 市见到我的妻子。当天一完事我就自驾宝马开了六个多小时,到我停好车来到大 门前,已是夜里十点多钟。
 
  门前,我望着加宽又加盖了三层、大变样的自家别墅时,多多少少觉得这住 所有了些陌生感。锁倒是没换,我开了门,入屋,一层层往上走,直至来到第四 层时,在那唯一一间房的门外,我听见了轻微的男女交媾声从中传出。
 
  「啊……」这屋门并未关上,我在门外朝内看去,只见房里那张摆放正中大 得不像样的床上,除了赤裸的情夫和妻子外,还多了一个赤裸的女人,而且这女 人竟然还是我的岳母——妻子的母亲.
 
  「王八,你回来啦?」两女都面朝着自已,像只母狗般趴在床上同身后的情 夫交媾着。此时情夫正操着岳母,骚浪的妻子则闲着,她也眼尖,一下就发现了 门口处站看的自已,而后,她脸露喜色,向我开口说出这话。
 
  「嗯,刚到。」
 
  「自已开车回来的?」
 
  「是啊!开了六个多小时. 」
 
  「累了吧?要不你先去睡吧!等我……」
 
  「是累了。我的房在哪?」
 
  「右边有个卫生间,你进去后,里面有个透明的拉门,你拉开,里面就是你 睡的地方。」
 
  这么长时间处理公司的事,我积攒了太多压力,这下一忙完,整个人放松下 来,又开了这么久的车到家后,虽说刚才看到了这么刺激的母女同床,是有少许 的兴奋,可是却比不上心理和身体积压下的疲劳,於是我放下行李,去到卫生间 里依妻子所说拉开那扇透明门后,跟着往内里的床上一倒,没片刻就进入梦乡. 
  「老公,我想你了。」第二天我一早从只容得下一张床的空间里醒来,刚拉 开门正准备晨尿时,妻子就闯了进来,把我重又挤回了床上,并坐到我的怀里. 
  「我也是。」
 
  「啊!真的有了……」当我搂着妻子想去亲她的小嘴时,她却迅速避闪,只 让我吻了她的脸后,突然惊叹道。
 
  「怎么了?」
 
  「你的胸果真不一样了,变得很软很舒服。」
 
  「你知道了?他要求的。」
 
  「你怎么就会答应呢?」
 
  「『既然绝了生育能力,而且整个人也渐渐女性化了,不如乾脆就做个不男 不女的人妖和下贱王八,同你妻子成为姐妹吧!』他用这话说服了自已。」 
  「脱了让我看看。」
 
  妻子有要求,我自然遵行,於是脱了上衣,解开了自已自从离家后在口服雌 激素、涂抹丰乳膏、注射产奶剂等等作用下有了这对女性的乳房后,每当早上睡 醒时已习惯缠紧用以掩人耳目的裹胸布。
 
  「好漂亮的奶子……能喷奶吗?」
 
  「能。」
 
  「哇!有奶水了。」
 
  我一个男人,却有了C罩杯,远比自已妻子还漂亮、坚挺的乳房,眼下还被 妻子欣赏后把玩出了奶水,这让自已有了种被羞辱到极点的感觉.
 
  「老公,把裤子也脱了吧,我想看看你鸡巴有什么变化。」
 
  「哦!」
 
  「变得好小,卵蛋也缩了不少,连尿道都外露出来了。」妻子用食指拨弄了 几下我的小肉棒,在看到我半硬着的小鸡巴也没比妻子的手指粗长多少,又听到 她如此评价我的性器时,我心底的变态兴奋感一下点燃,鸡巴随之颤动了几下, 跟着有了抬头之势。
 
  「老公,只这么说说,你就来劲了?现在可是白天,他也不在,你还是冷静 冷静,别那么冲动。」
 
  「老婆,你放心,它不受刺激,很快就会软的。」
 
  「呵呵!老公,该出去了,我还得进一步改造下你。」
 
  「啊!」
 
  出了卫生间,在梳妆台前,妻子让我闭上了眼睛,跟着一阵忙活,帮着我男 扮女装. 等到她说「好了」,我睁开眼看到镜中的自已时,怎么也不相信,我一 男人竟真的被妻子弄成了个还算不错的美人。
 
  自已本就长得秀气,现在上妆后,我起身来照看自已时,那只能照出我上半 身的镜子里,这个头戴假发,长发飘飘,而且无论样貌、身形、肌肤、性徵等等 显现出的自已,不细看无疑问就是个女性。
 
  「怎么样,老婆我厉害吧?把你个大男人转眼就变成了个大美女了。」 
  「厉害!老婆你可帮我变性了。」
 
  「少贫了,走吧!」
 
  「就这么出去?家里可有着不少佣人!」
 
  「早没了,现在家里只有自已人。」
 
  「自已人?」
 
  妻子不再多说,朝我伸出了一只手,就在我以为她是要牵我的手,递出自已 的手时,她白了我一眼,用那只伸出的手拍开了我递去的手,跟着一把大力连根 抓起了我的性器,就这样拉着我出了房。
 
  「爸……爸!」下到一楼厨房里,只见岳父、父亲都在其中,正做着早饭, 他俩除了没戴假发、没有上妆外,也是没着衣裤,而且胸前竟也有了奶子,同时 子孙袋异常乾瘪. 他们的这两处我一眼就能看出,他俩是跟我一样。自已心里惊 讶着时,还是开了口,叫了他俩两声爸。
 
  「小清回来了?」
 
  「儿子!」
 
  岳父、父亲先后回应道。
 
  「我爸和你爸……」
 
  「跟你一样!」
 
  「我爸……你爸怎么会……」
 
  「有什么好奇怪的,自从嫁了给你,我们一家耳濡目染你家的变态事后,自 然也有了些想法,特别是我那不安份的妈,她可是费了老大劲还拖上了我,才渐 渐改变了爸,连带影响了我的妹妹。这不,我爸就变成这样了。」
 
  「难怪昨天你们母女俩会那般同事一夫,我还以为是你妈偷情来着,却没想 到……」
 
  「偷个屁情,我妈那骚货在爸转变后,早就勾搭上了他。还有你妈和你姑更 不要脸,她们的情夫病后性事不行,几近分开后仍是久久不再找人,原来也是早 就惦记着我的情夫。」
 
  「这么说,你我两家人都……」
 
  「没错. 」
 
  「儿子,别聊了,该由你来喂奶了。」我和妻子说着这事时,自已的妈妈不 知何时也进了厨房,来到了我俩的身后。在她出声说出这话后,我转身看去,只 见母亲也如三个大男人般,全身不着片缕,还怀抱着一个婴儿。
 
  「妈,你说什么?喂奶?」
 
  「没错呀!这可是你出门后,妻子所生的野种,骚妻出了力,可是从烂穴里 生出了他,可你这个绿夫除了养着他,却没出什么力,现在你有了奶子、奶水, 可不就得由你喂养他呀!」
 
  「可我……」
 
  「是个男人对吧?儿子,你觉得现今能在这家里住着的男人,还算是个男人 吗?」
 
  「老公,你除了我握住的这多余部份外,哪处还像个男人?有了奶子奶水, 没了卵蛋生育能力,娘们般蹲着放尿,奉献出自已的妻子,跪舔奸夫的大鸡巴, 眼见老婆被他搞大肚子,亲自接生产出的野种……」
 
  「老婆,你别说了,我……」又被说得有些兴奋起来的自已赶忙接过了妈妈 递来的孩子,把他抱到了我的胸前,握起自已一边奶子递前,让野种含住我的奶 头吸吮。
 
  一个丈夫,却做着女性的工作,用奶水哺育着情夫和妻子所生的野种,还是 在家人众目睽睽下这般做着,加上奶头被婴儿吸吮时的快感,使得老婆单手紧握 住的肉棒变得坚硬如铁.
 
  「老公,你看儿子做得多好,将来你也要这样。」
 
  「当然!老婆,你年纪可不小了,可得抓点紧,多让他操穴、内射,好生个 野种,也给我机会……」
 
  「老公,有机会的,你放心吧!亲家,你加入得迟,很多有趣的事情都错过 了,这事可不能再错过了,你得叫亲家母再抓紧些……」妈妈回应父亲后,转而 向岳父这般说道。
 
  「嗯,我会的。」仍有些放不开的岳父红着脸偷瞧了奶着孩子的我几眼后回 应道。
 
  「老公,可以了,该出门了。」吐出我的奶头,婴儿吃饱时,妻子说道。 
  「去哪?我这样怎能出门!」我问道。
 
  「你没看到我爸身子和鸡巴上的纹身、刺字吗?你先去洗洗,换身衣服。」 
  「哦!」
 
  我和妻子出门,架车开往城里.
 
  「王姐,这就是我的老公。」
 
  城中偏僻处,一家纹身小店里,一个全身满是刺字、图案的妖冶熟女招呼着 我和妻子入内。
 
  「长得还不错. 」妻子叫她王姐的女人打量了我片刻后说道。
 
  「嗯,又要麻烦你了。」
 
  「有什么麻烦的。先叫你老公脱光了让我看看。」
 
  「老公~~」
 
  进入内里一间房内,我当着两女面前脱起了衣裤。
 
  「小琴,看来你家里的男人身子都这样呀!」
 
  「王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家里是种什么情况. 」
 
  「咯咯……我越来越羨慕你家里包括你在内的女人了。」
 
  「有什么好羨慕的,我这老公也就是卖相好,屌却不行,我等同於只有一个 男人。」
 
  「呦,在姐面前显摆呗!虽然他那里不行,但你却有两个男人疼爱,还不知 足呀?」
 
  「原来是,现在那个男人不是也有人分吗?」
 
  「呵呵,你不是说他的性能力超强么?有人分担也好。」
 
  「王姐,说虽如此,可……」
 
  在车上时妻子就说过,这王姐也是圈中之人,现在看来,老婆和这熟女的关 系似乎很是要好,这熟女清楚知晓自家的许多事,她当着我面和妻子聊得那叫一 个开放。
 
  「小琴,先不聊了,该做正事了,让你老公躺上去吧!」
 
  老婆听后,点了点头,用眼神示间我躺到房内的床上。
 
  「还是纹绿毛龟?」
 
  「嗯。」
 
  「什么颜色?」
 
  「既然是绿毛,你说呢?」
 
  「呵呵,小琴的男人,你同意吧?」王姐询问了妻子后,才问了躺在床上我 的意见。
 
  「照我老婆说的纹吧!」
 
  我说完后,王姐马上操作纹身器,在我的两乳下纹了起来。纹身自然是伴随 着刺痛存在,这时妻子伸手握住了我的手,似乎在给我打气,让我能熬住纹身时 的疼痛。
 
  「好了,接下应该是在这里刺字吧?」一个小时左右,痛得满身虚汗的自己 终於熬到了胸前纹身的结束,这时我看到王姐手指着我肉棒上方那本该长满毛发 的地方,出声问了妻子。
 
  「是的。」
 
  「刺什么字?」
 
  「绿帽王八。」
 
  「也是绿色?」
 
  「嗯。」
 
  「小男人,忍着点,这里更痛,可别乱动让我刺歪了。」
 
  「我……」熟女说完后,我握得妻子的手更紧了。
 
  「你男人不错,忍痛一流。接下来是这里?」熟女手指点了点我的肉棒,向 妻子问道。
 
  「一坨屎。」
 
  「你确定?这可是你男人的命根子,纹这里可是风险极大,要是废了……」 
  「王姐的技术我信得过,而且你看他的鸡巴,跟废了又有多大区别?」 
  「哈哈!他娶了你这样的女人,还真是祸福难料呀!」
 
  「谁说不是呢?可我这样,不也是他造就的!老公,你说是吧?」
 
  「是,王姐,你纹吧,我就是这么一个贱男人、废男人!」
 
  「夫妻真是情深,话说他看过你奶子上的刺字吗?」
 
  「他刚回来,还没有呢!」
 
  「你说他看后,还会想纹吗?」
 
  「肯定更想。」
 
  「也许吧!」
 
  「不信?我就让他看看。」妻子扯下低胸装的领口,单手探入,把左边极度 下垂的烂奶抓了出来,并托起奶子凑到我的脸上眼前,让我看到奶子上的刺字。 
  「郑义?」我读出了妻子奶子上的两个刺字。
 
  「猜猜他的名字刺在我哪里了。」
 
  「奶子。」
 
  「不对,再想想。」
 
  「心口上。」
 
  「对了,老公,我把别的男人的名字刺在我的心口上,你说这样好吗?」 
  「再好不过了,我的妻子就该在心里永远记着操她的情夫。」
 
  「王姐,我说得对吧?」
 
  「你的骚浪,他的下贱,真是让我不服不行,你俩真是天生一对。」
 
  「王姐,你没听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呀?得,闲话就不说 了,你还是先做正事吧!」
 
  「好。」
 
  肉棒是男人身体上最柔弱的部位之一,在这上面纹图的疼痛感自然不是常人 能忍的,可我也不是个普通人,打小就喜受虐的自已在忍痛上还是超於常人,虽 是如此,我仍是冷汗狂流不止,而且身子还微微颤动了起来。
 
  一个上午,我们夫妻的时间就花在了这小店的纹身上,王姐的手艺真是没得 说,临近午饭时就已完成了工作,当她推出全身镜离开后,妻子也脱了衣裙,我 搂着她站在镜前观赏着我俩下贱的纹身。
 
  「老婆,你的骚穴也纹字了?」
 
  「这么快你就发现了!」
 
  「你可是我老婆,我自然要做到对你的身子瞭如指掌。告诉你男人,那里纹 了什么字?」
 
  「你不会自已看啊!」
 
  「是啊!我可真笨。」
 
  妻子说后张开双腿,我到她身前蹲了下去,拨开早已闭不上的肥厚肉唇,看 清了刚才一直若隐若现的地方,她骚唇内面一边一个刺上了「烂穴」两个黑字。 
  「为什么这里刺上的是烂穴二字呢?」
 
  「还不是为了你!」
 
  「这话怎么说?」
 
  「还不明白,你娶的不就是这两个字吗?」
 
  「烂穴……」我爱着的所娶的妻子可不就是个烂穴嘛!想明白后,我下贱地 各亲吻了一下妻子骚唇内刺着的这两个黑字。
 
  「别漏了这!」妻子指着她左奶上情夫的名字对我说道。
 
           ************
 
  在知名的情侣餐厅用过餐后,我和妻子在这繁华区里亲密的拖着手,悠闲的 逛着街,我俩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大量的目光注视,这原因当然不在我的身上,低 胸、短裙、黑色丝袜,十分性感、熟妇气质的妻子才是那些男人瞩目的对象,而 在外人眼里,佔据了这朵鲜花的自已自然也显得倍有面子。
 
  长时间两地分居,在下午溜街、购物、看电影……等等过着一般情侣所做那 些事的时候,我和妻子只是最初有些生疏感觉,很快两人间就有了聊不完的共同 话题,说不尽的言语.
 
  外面不比家里,我俩所聊的话题自然不会牵涉到那方面上,多是我和她这么 长时间来,自身、家人、亲友、周边人发生的琐事,我和妻子交谈中,一同喜、 一同悲、一同笑、一同愁……我俩白天独处时大多外出,过的是这种有着感情羁 绊,平静且正常的夫妻生活。
 
  回到家里,我俩过的是种刺激的变态生活,情夫在或不在并不重要,重点是 很少肉体交流的我俩,自然没了外出时那种如胶似漆的亲密度,她成了骚货,情 夫的老婆,向他投怀送抱,而我则成了下贱的绿奴、王八,享受着他俩对我羞辱 时产生的屈辱快感。家里家外截然不同的生活模式,让我们夫妻俩的日子过得十 分充实、刺激,没有枯燥的感觉,每天都有惊喜,每天更是沉沦,每天都不缺幸 福与性福。
 
  除了妻子的妹妹和我的姐姐一家,我们两家人大多都入住了进来,也就在这 时发生了一件事,使得家中入住的成员又进一步得到扩充。我久未见到、原本自 已一家的情夫——李叔,突然领着他的妻子上门来了。
 
  「小郑,我想把妻子託付给你。」
 
  「什么意思?你也想戴绿帽?」
 
  「意思差不多,主要是我没了性能力。」
 
  「淫人妻女,妻女必被人淫,还真这么回事,好在我没有老婆也没有子女, 所以这事轮不到在我头上发生。」郑义说完问道:「李婶呢?是心甘情愿吧?」 
  「我听老公的。」
 
  「你就算屄不痒,不想被操,但叔的鸡巴不能用后,你就没自已挠过穴?既 然来到这,就没想过今后该如何做个骚浪货吗?」
 
  「我……想的,今后也能……」
 
  一米六左右,长得还行有点像女明星袁丽,圆脸、嘴大、体态丰腴、熟女风 范,这样的一个美妇,却又要成为情夫的胯下玩物了。
 
  「你老婆有被别的男人操过吗?」
 
  「没有。」
 
  「哦!你知道吗,想入住这的条件可是非常苛刻的。」
 
  「我知道,我们夫妻都能做到。」
 
  「那好,你俩跟着我去书房,我们深入交流一番。」
 
  「好。」
 
  情夫领着李叔、李婶去了书房。三人再出来时,已是一个多小时之后。 
  「那就这样,你俩都做到后,你再领着妻子来吧!」
 
  「好的。」
 
  五个月后,我们一家人正在用餐时,李叔、李婶提着行李又一次上门了,爸 去开的门,把他俩带入了饭厅.
 
  「怎么样,都做到了?」
 
  「嗯。」
 
  「看看!」
 
  李叔、李婶当着众人面前脱起了衣服,李叔还好点,他经历过这种场面,而 李婶却是初次在人前脱衣,脸一下通红,显得十分羞涩,脱得那叫一个缓慢。 
  「互相帮着展示下。」
 
  情夫说完后,李婶先是抚摸着李叔的胸部,跟着手一路向下。在这过程中, 我看出李叔现在的身子变得跟家中王八并无区别,同样有奶子,没了睾丸、改了 尿道,以及胸下、屌上方、肉棒上,都有了同我们一样的纹身、刺字。
 
  李婶左奶上纹上了情夫的名字,下体无毛,李叔拨弄她的肉唇,提拉开时, 刺着「母狗」两字。除了刺字,她和妻子大体相同,家中女性除了妻子的肉唇是 刺着「烂穴」以外,其余刺的都跟李婶一样。
 
  「没想到喜好淫人妻女的李叔、贤良淑德的李婶,竟也变成了这副模样,真 是世事难料!」
 
  李叔抱起李婶放至厅桌,跟着舔湿他妻子的穴,吹硬情夫的鸡巴,然后……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金币 +10认真回复,奖励!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2-28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