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金钱的奴隶
金钱的奴隶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国产av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我的名字叫御手洗沙织,是一个不纯洁的女人

「小美,妈妈一会就回来。」我小心翼翼地把女儿放进摇篮。而她一直很安静地,用两只乌黑纯真的小眼睛盯着我,抿了抿嘴,仿佛在说着什幺。我悄悄地退出房间,关门时还不捨得看了她一眼,我们的目光正好碰到了一起。「依依呀呀。」她哭叫的声音就像是一把利刃,一下一下刺痛我的心脏。但我还是关上了门,慢慢地转过身。

厅里的沙发上并排坐着三个男生,他们都穿着高中生校服,其中一个的头髮染成了金黄色,还有一个下巴上长了一小撮鬍鬚,看起来很成熟。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年龄甚至都到不了我的一半。

「妈的,屁股肥就慢吞吞的。」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厕所沙织嘛,就是没有脑子。」

是的,我在他们的口中被叫做厕所,御手洗这个姓氏的另一种发音。我的丈夫御手洗光志,曾是一名刑警,就在不久前的一次警匪冲突中死在了黑帮喽啰的手下,他是被谋害的,被他调查的那些政府高官们。他们为了报复,威逼公司辞退了我的职务,也不允许其它地方雇用我,更卑鄙地是他们通过非法手段冻结了我和光志辛辛苦苦积攒下的存款帐户,让我变成了一个贫穷的母亲,就连照顾小美也办不到。

而几天前,这三个男生找到了我。

「你好,请问你们是……?」

「我们是你的救星,厕所沙织阿姨。」

「对不起,是御手洗,你在说些什幺?」

「那个蠢蛋丈夫死了,你穷得要去卖淫了吧,不如卖给我们几个。」

「你说什幺!太放肆了!不管你们是谁,请离开我家!」

「钱,你也不要吗?不怕小美饿死吗?还真是狠心的母亲啊!」

「侮辱光志的事情我不会做,钱我可以自己挣!快滚出去。」

「嘿嘿,你连工作也找不到吧,还在假装坚强吗?真可怜。」

「你们怎幺知道……!」

「阿姨吃不饱饭,一对巨乳却连奶水也挤不出来吧,哈哈。」

「不,不是的……」

「你看,这是钱哦,妈妈为了孩子,应该什幺都肯做吧?」

「……」

从那以后,每隔几天他们都会来到我家,玩弄我的身体。只要我按照他们的吩咐做,每次都会得到一些钱,虽然并不是很多,却足够我和小美生活了。

「这件水手服不错嘛,就是有点小,你自己的?」

「是……是我学生时候的,这样可以得到更多钱吧……?」我扯了扯裙角,原本这件初中校服就已经小得不成样子了,如今刚生完小美,屁股和乳房就像怪物一样疯长起来,花纹短裙就连屁股的一半也遮不住,看起来就像是腰间系了一条围巾,丛生的阴毛也从内裤两侧挤了出来,裸露在他们的面前。满溢的乳汁早已把校服前胸浸透了,两个圆形的水渍还在渗出奶水,看起来淫靡至极。

「嘿嘿,当然,就多给你个一千日元吧。」

「厕所,有按照我们的命令每天把奶水挤到奶瓶里吧?」

「是……是的。」我走到一旁的橱柜前,打开柜门,里面满满地摆着十几个奶瓶,奶瓶里满溢着白洁的乳汁。

「拿来我尝尝。」

「……是。」我从中取出了一瓶,走过去,双手递交给他。

「妈的!不记得教给你的规矩了吗?」黄毛的男生一巴掌打在我的手上,奶瓶应声坠地,里面的奶水四溢出来,很快就铺满了地面。

「对不起……」我回去又拿起一个奶瓶,然后走到他面前,犹豫了一下,跪在了满是乳汁的地面上,缓缓把奶瓶高举过头顶。「请……饮用。」

「这还差不多。」黄毛伸手刚要接,却被中间戴眼镜的男生抢了先,他吼道:「你太心急了吧!」

「嘘。」眼镜男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轻轻吸吮了几下奶嘴,沈默半刻,喃喃笑道:「想用奶粉来糊弄吗?」

「什幺,奶粉?」

「不……不……」没想到他竟能分辨出来人奶和奶粉味道的差别,我想要解释却被小鬍子的男生一脚踹翻在地,后背也被地上的乳汁浸透了。

「你这骚货,敢诓我们!?」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忙道歉。

「厕所,你老实说,是不是自己偷偷喝掉了?」

「不,不是的……我明明有乳汁却给小美喝奶粉……这样太残忍了……」

「啊?还跟我们谈起条件来了?」

「看来不给她点惩罚她是不会明白了。」黄毛一把揪住了我的长髮,狠狠地拉扯起来。

「啊……不要……好痛……」我竭力想要反抗,却被小鬍子勾住了双臂。

「用水刑吧。」

「不要……求求你们……」虽然不知道水刑是什幺,但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

「嘿嘿,厕所,你马上就要变回孕妇了。」黄毛依旧拉扯着我的头髮,一直把我拖在地上,拖到了卫生间里。我一直痛苦地哀嚎,可是眼镜男和小鬍子却只是在一旁幸灾乐祸。

我被他们丢到了浴缸里,像狗一样跪趴着,忍受着头顶依旧残留的疼痛。这时候眼睛男把淋浴的喷头拧了下来,把水管交到了黄毛的手中。「用这个。」

黄毛躬下身子,把脸凑近我的肛部。「肏,连屁眼都被阴毛盖住了,真是个骚货。」他把手伸了过去,揪住了一小缕黑亮的阴毛,拉扯起来,肛门褶皱处的皮肉就被她拉得起起伏伏,那种刺痛的感觉和时有时无的便意折磨得我左右扭摆臀部。「求你……不要拉……不要……啊!!!」我突然感觉针刺般的剧痛,我的阴毛被他硬生生拔了下去,毛孔渗出的血滴从那里滑进了我的阴户。

「喂,太残忍了吧。」小鬍子笑道:「你只拔掉一小撮,看起来很不美观啊,这样对女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要我说就全拔掉。」

「不!不要……求求你们……好痛……不……不……啊!!」阴毛又被拔下了一些,我的背上和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

「她阴毛太多了,又紧,要拔你自己来拔。」黄毛晃了晃头。

「不要再拔了……我再也不敢了……」疼痛使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用那幺麻烦。」眼镜男把手伸到兜里摸索,不久摸出来一个小盒子形状的东西,他拇指一拨,盒盖就弹了起来,我倒吸一口凉气,那不是什幺小盒子,竟是一只打火机。

「不……不!」我发疯似的想要从浴缸里爬出来,却被小鬍子一脚踢中了肩膀,又跌了进去,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踩住了我的后背,我的上半身因此紧贴着浴缸底,乳房也被压扁了,屁股高高地撅起,阴毛更加暴露地展示着。

「这次就由我来吧。」眼镜男用手指轻滑火石,打火机立刻就冒起了一小团蓝黄色的火焰,他的手伸向了我的两条大腿中间,那里正是离阴部和肛门不远的正下方。

「不要……不要……我什幺都听你们的……求求你……只是这一次……」

「为时已晚哦。」他的手臂缓缓上移,我的下体已经能够感受到火焰的温度了。

「啊……不……好热……」我哭喊着,却丝毫不敢乱动,生怕身体触碰到那灼热的火焰。

「嘿。」他的手突然上升了很多,焰尖已经触碰到了阴毛的顶端,黑色的毛髮瞬间扭曲成了一团,然后化为灰烬。

「啊啊!」这种疼痛比任何一种来得更猛烈,更灼人,而且更难消退,我的身体僵住了,口中不停地嘶喊。

「喂,只是前戏,你就要死要活的了?」黄毛笑道。

「求你们……别再烧了……啊!!!」这时整个黑色的丛林都被燃着了,我的下体冒起了火光,先是阴唇感受到难以承受的灼痛,接着痛楚蔓延到了阴道内部,身体就像是在燃烧一样,火光一瞬间蔓延到了肛门,我的身体疯狂地颤抖,小鬍子一下就被我用后背顶了起来,摔倒在地。

这一幕很快就结束了,整个卫生间里蔓延着一种淡淡的烧焦的味道,阴唇开始阵阵地疼痛,我知道,外面的皮肤已经烧熟了。「啊……啊……」我呻吟着,下体还在抽搐。

「太壮观了。」小鬍子这时候兴奋地从地上爬起来。

「该我了,我来帮你降降温。」黄毛一手打开了水阀,刺骨的冰水就从他手中的水管里喷涌而出,直接射在了我刚被蹂躏得不堪入目的阴部,这样的冲力就像是被什幺东西触碰了一样,原本就伤痕累累的阴部传来了前所未有的剧痛,就像肉体要被撕裂一般。我狂叫起来。

「惩罚真正开始了哦。」这时候黄毛一手扶住我的屁股,一手把水管「噗」地一声插进了我的肛门,原本灼痛的肛门同时又承受了被强迫撑开的异感,接着便是大量冰冷液体涌入直肠的感受,水管的流速极快,我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那里就像是清泉一样在流动着,冰冷的温度传入我的体内,全身就像被放入冰窖一般。没过多久我的小腹就开始膨胀起来,就像是有两个月身孕的孕妇。

「不……快住手……快停下……那里……那里会坏掉的……」

「身为一个大人这点常识却不懂吗?直肠的容纳量比你想像得大得多哦,再装上几倍都没有问题。」这时候眼镜男伸手扶住了我的肚子。「不过不托一下说不定会胀破吧,嘿嘿。」

「有点大了吧……」小鬍子看着我愈发鼓胀的肚子。

「还没还没,我还灌得不过瘾,厕所,快求饶啊。」

「求求你……求求你停下……我会死的……」我狂叫哭喊着,身体稍动一下就像要炸开似的。

眼镜男看了看我的肚子,已经比怀孕时期还要大了,我难以想像自己的模样,应该就连想要走路都很困难。「喂,该停了。」

「妈的,别废话,再灌半分钟。」黄毛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发出了悦耳的响声。

「不要不要……」我强忍着痛苦,每一秒都无比漫长,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水流才总算停了下来。

「嘿嘿,怎幺样,我说没问题吧。」黄毛笑着,拔掉了我屁眼的水管,同时手指很快地堵了上去。

「啊……」没想到他竟想让如此大量的液体停留在我体内,我竭力想要排出,可被他堵住只是徒增胀痛而已。「不……不要……求你让我去厕所……」

「去厕所,你自己不就是厕所吗,哈哈。」小鬍子见我还有能力说话,惊讶地笑道。

「还没完呢,你以为水刑只是这幺简单而已嘛?」眼镜男也笑起来。

「什幺……不……」我惊讶地张着嘴,没想到脸颊却被黄毛的手掌紧紧捏住,他把刚插入肛门的水管又捅到了我的嘴里。「你的胃也要填满,哈哈。」水流再一次喷射,大量的液体流入口中,喉咙由于水压而撑开了。「唔……唔……不……」不但直肠被远远超出其容量的冷水灌满,如今就连胃也要被充满了,我不禁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这样被他们残酷地折磨,说不定真的会死的。

「喂,快喝,骚货,哈哈。」黄毛两只手拍打我的屁股,他看起来很用力,可是我的身体几乎快要没有知觉了,我就像是一个盛满水的气球,稍不留神,就会破裂。等到就连嘴也被灌满的时候,黄毛才总算关掉了水阀。「喂,嘴怎幺办。」

「厕所,你要是敢吐一口水出来,我就灌你一泡尿。」小鬍子威胁道。

「唔……」我连话都已经说不清了,体内的肠道仿佛都已经被撑到了极限。

「还没有到极限呢。」眼镜男说着,做出了一个按压的动作。「如果这样把头按到水里的话,鼻子会把水吸进肺部的,那里还空空的吧。」

「唔唔……」我疯狂地摇着头,肺积水极易致死,那种窒息而死的痛苦,无论是谁都会感到恐惧。

「算了吧。」没想到这次黄毛却发了慈悲。「那样她半死不活的,折磨起来就没意思了。」他把头转向小鬍子。「来帮忙,把这只母猪抬到床上去。」

「唔……」他们两个人费力地我从浴缸里抬了出来,我的肚子就像怀了七八个孩子那样恐怖地膨胀着,满溢的胃部把我的一对漫着奶液的巨乳也顶了起来,胸腹前一大两小的三个肉球摇晃着,已经完全不能用性感来形容了。

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我放在了床上。那是我和光志曾经度过无数美好夜晚的双人床,如今却成为了他们淩虐我的刑台,他们扒光了我的衣服,给我戴上了和眼罩,眼前顿时漆黑一片。

「厕所,乖乖躺着不许动,双手抱住膝盖。」

我顺从地把腿分开,大小腿折叠在一起,用手紧紧抱住,便意顿时更加强烈了,但是我能感受到,黄毛的手指还堵在那里,根本没有拔出去的意思。

「嘿嘿,不管是乳房还是屁股,就连腰上也这幺多肉啊,厕所纱织,你天生就是个淫蕩的女人吧。」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情愿地低声回应着,但那只会更加挑逗起他们淩虐我的欲望。眼睛什幺也看不到,不知他们会怎幺样折磨我,那种深深的恐惧难以言喻,何况直肠和胃被大量的液体充斥着,身体肿胀得难受不已,我的身上到处都是汗水,长髮也快要湿透了。

「嘿嘿。」我听到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求求你们……让我……让我去……」话到了嘴边,我却停了下来。

「厕所吗,哈哈。」是小鬍子的声音,他慢慢走近我,然后站住了,不知道他要做什幺,我的头扭到了一边,全身都紧绷着。

突然,腰间有一种被羽毛轻抚的搔痒。「啊……」我的身体想要躲避,可是肿胀的肚子却丝毫不允许我这幺做,皮肤上本就布满了汗水,敏感的腰部又被这样挑弄。「啊……啊……」我忍不住发出了淫叫。「好痒……快……快住手……」

这时候脖颈也突然被什幺东西抚弄起来,奇痒难忍。「嗯……啊……」我本能地夹住脖子,搔弄却转移到了乳头。「哼啊……嗯啊……不……」我的身体本能地扭动了一下,直肠就像要炸裂一般传出剧痛。「啊!」可是搔痒依旧没有停止,就连左脚的脚心也开始被挑弄了。

「啊……好痒……不要……好痛苦……」我的身体只能轻轻地缓缓地挪动,但是那根本躲避不了他们敏捷的双手,搔痒一会在大腿内侧,一会又跑到了耳朵,我赤裸丰满的肉体在这三个孩子面前痛苦地扭动着,眼睛被遮住,根本不知道下一刻身体的哪个部位会受到侵袭,便意越来越浓了。「求求你们……啊……」这时候直肠里的手指竟抠弄起来,鼓胀的肚子发出了「咕咕」的水声。

「厕所,我要把手拔出来了,你要是敢随随便便就拉在这儿,我就让你全都给吃掉。」

「不……不要这幺折磨我……」话音未落,我感到直肠的内壁被他牵拉着,然后「噗」地一声,肛门的肉塞果然顿时抽了出去,同一时刻非常浓烈的感觉从大肠的深处以迅猛的速度传到屁眼,我用尽浑身力气才勉强把已经挤到门口的粪便给憋了回去。「好难过……啊……」

这时候一双手扶在了我的大腿上,我知道,真正的灾祸就要来临了。

「那幺我是第一个。」是眼镜男的声音。

「不要插……我会……会坚持不住的……唔……」这时候嘴也被一根肉棒堵住了。

「别废话,既然叫厕所,就好好给我喝尿。」黄毛用两只手粗暴地按着我的头,他粗长的肉棒直接插进了我的喉咙,然后抽动了一下,滚烫的尿液流了进来。我想要咳嗽,可是根本做不到。

「妈的,也不给我留个地方。」小鬍子说着,一只手揽住我的腰,另一只手狠狠握住我的乳房,乳汁顿时倾泻而出,他把我强行抬到了自己的身上。「喂,帮我把那东西对準她的屁眼。」眼镜似乎照做了,我感觉一个炽热的龟头顶在了肛门上。

「不……不……不要插那里……啊!」我含着黄毛的巨屌含糊地叫喊,可是阴道却突然被人破门而入。「现在可不是关心肛门的时候哦,厕所阿姨。」

「唔……不……唔……」黄毛揪住我的头髮强行抽插着我的嘴。小鬍子也从下面伸出了双手,一手一个按住了我的巨乳,乳肉被他强劲的握力捏得惨不忍睹,我感到他的腰部用尽全力一顶,龟头顿时就沖进了肛门中。「啊!」疼痛使我的嘴本能地紧闭,牙齿不小心紧咬在黄毛的肉棒上。

「哇!这骚货敢咬我老二,妈的给她点颜色瞧瞧。」

「收到。」眼镜男随之开始狂扭腰部,肉棒就在我的阴道里肆意地旋转搅动,时而挤压到下面的直肠,可是屁眼却被小鬍子的龟头再一次堵住了。

「不……唔……」黄毛更加疯狂地抽插我的嘴,每一下都把阴囊撞击在我的下巴上,龟头也一直深入到喉咙深处,不断令我经历短暂的窒息。肉体的痛苦渐渐麻木了,我的腰开始迎合着他们扭动起来。

「厕所阿姨开始兴奋了哦。」眼镜男很快就看破了这一点,他也开始加速了抽插,他的大腿每一下都用力撞击在我的肥嫩雪白的屁股上,发出拍击般的声响。「她的骚屄太淫蕩了,到处都是淫水,床单都湿了。」

「不是的……唔……」我根本连反驳的时间都没有,每次话说到一半,就被肉棒堵了回去。

「主角现在才登场,看我的。」小鬍子得意地说,这时我才意识到他的肉棒一直停留在我的直肠里还没有动过。

「等……啊!!!」他猛然间开始飞速地抽插,我的身体被他带动得摇晃起来,直肠里全部的液体都在狂乱地倾泻着,便意因为被抽插而时有时无,鼓胀的肚子和一对肉乳在他的推揉下左摇右摆。

他们三个人同时抽插着我肉穴,他们非常了解女人的弱点,一边用淫秽的语言侮辱我,一边挑弄我身体所有敏感的部位。全身都沈浸在快感之中,我就快要崩溃了。「啊……啊……好……好舒服……」

「母猪发情了哦,大家加把劲吧,嘿嘿。」

「啊……唔……快……啊……肉棒……啊,高潮,高潮来了!!!」我的全身像是触电般狂舞着,就连直肠里的胀痛这一刻都变成了快感,他们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小腹上,屁股上,肛门里,到处都是。

「嘿。」这时候小鬍子把他的肉棒从我的体内拔了出来。

「啊!!!」快感再一次来临,乳峰和尿道和屁眼像是火山喷发前一样抽搐了几下,接着,同时狂喷而出。奶水四散着洒在他们和我自己的身上,浑黄的尿液在空气中画了一道弧线,而粘稠恶臭的粪液和粪便也在一瞬间冲破枷锁,恐怖膨胀肚子开始慢慢地变小,黄色汙秽的粪块逐渐堆在了床单上。我失神地躺在那里,身体抽搐着,肛门和阴户还在淌着汁液。

「还没完呢。」小鬍子从下面把我的身体推了起来,然后把我无力地双臂扯到了空中,腋下满是汗渍的腋毛袒露出来。「不要这样……」

「哇哇哇……」这时候小美的哭声传进了房间里,因为这三个男生的到来,我没有来得及给她餵奶,现在她一定是饿了。

「嘿嘿。」眼镜男笑着,转身朝小美的房间走去。

「不,不要,对我做什幺都可以,不要伤害小美。」我拼命想要挣脱小鬍子的掌握,可是黄毛却从身后抱住了我的腰,我根本动弹不得。

我眼睁睁看着眼镜走进去不一会,怀中抱着哭叫的小美走了出来。「阿姨,我看小美是饿了,不如先给她餵奶吧。」

「这样……可以吗……」我难以置信他们会允许我这幺做。

「嘿嘿,不过不是你的奶。」眼镜拿起一个奶瓶,走到我的面前,然后把奶嘴对着我的乳房晃了晃,几滴奶水飞溅在我的乳头周围,和上面裹着的精液交织在一起。

「你想做什幺……快住手……」

「小美,饿了吗,喝妈妈的奶吧。」他让小美趴在了我的胸前,小美「依依呀呀」地叫着,把脸凑到了乳头上。

「小美,不要……不要……听妈妈的话……」

小美抬起头看了看我,然后舔了起来。

「啊……」被三个男生玩弄过的肉体无比敏感,没想到小美的舔舐都会给我带来快感。

「喂,不是吧厕所,你也太淫蕩了。」

「不……」我看着小美,她似乎不喜欢那味道,脸上一副快哭的表情。

「真是不听话的孩子。」眼镜男不悦地说。「厕所,孩子你自己抱着。」

小鬍子放开了我的手,我赶忙伸手接过小美,把她揽在怀里。「小美,别怕……」

这时候黄毛却拉扯我的双腕。「你要干什幺,不要,小美会受伤的……」他强行让我把小美举过了头顶,站在床铺上。我费力地举着她,手臂本就已经使不上力气了,如果稍不留神她就会掉在地上。「呜哇……」小美大哭起来。他们三个人却围在我身旁,紧贴着我的身体,我根本无法把手臂放下。

「阿姨,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你的丈夫蠢蛋光志,是我爸爸派人干掉的。」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有如晴天霹雳的消息令我恍如只身落入了大海中,他的父亲就是光志一直在调查的那个人吗?光志就是被他害死的。他让我落入了贫穷的处境。如今还让自己的孩子用钱收买我,把我变成了他们的性奴隶,被他们当成玩具一样虐待,死去的光志的屈辱,我的屈辱……光志,对不起……

「你们这些混蛋。」我终于发怒地大吼起来。

「当心,小美会掉下来哦。」

被他们提醒我一下子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但是这却无法消减我的怒意。「你们快走开。」我扭动着身体,想要挤出一些空间好放下小美,可是他们却丝毫不肯后退。反而开始用手抚摸我的身体。「啊……不……快住手!」我的全身立刻酥软了,小鬍子和黄毛同时在捏弄我的一对巨乳,他们的手指深陷乳肉中,揉掐我的乳头,眼镜的两只手同时在捏弄我最脆弱的阴蒂,此刻的快感却和无尽的耻辱糅杂在一起,他们是仇人的孩子,我却在被他们淩辱。

「刚生过孩子这里全都是奶水哦,我要挤奶了!」黄毛扯住我的乳头,狠狠按压,乳汁顷刻间从我的乳房中喷射而出,那种如同排尿一般畅爽的快感,令我的身体不禁颤抖。「住手!你们这些家伙……啊……不……」

「阿姨很痛苦吧,明明老公是被人害死的,现在却被仇人玩弄出快感来了。」眼镜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抽插,他还用手指抠弄肉壁的上方,那是我绝对不想被触碰的地方。「啊……啊……不……快把手拿开……嗯啊……」

「嘿嘿,我舔。」这时站在身后的小鬍子却用他淫湿的舌头舔弄我的肛门,我险些再一次达到高潮。「啊……」我高举的双臂弯曲了,肥嫩的屁股被迫收紧,才终于抵御住这种刺激。小美依旧在哭叫着,我也快要哭出来了,这种残忍的折磨,快要让我崩溃了。

「举着小美,手快要酸了吧。」这时候黄毛的脸竟凑向了我的腋下,眼镜也明白了他的意图,脸挪向了另一边的腋下,他们两个人的四只手都在我的阴部胡乱抠弄着。「嘿嘿,如果我们舔这里,会怎幺样呢?」

「不……求求你们……不要……」肉欲的折磨逐渐令我妥协,同时担心小美,我竟然再一次开始求饶。

「这可由不得你。」眼镜的舌头伸了出来,我的胳膊顿时失去了力量,手臂本能地收回了一点,小美的身体也倾斜了。

「快停手……小美会掉下来的……啊……」

「哈哈。」黄毛的舌头也开始舔弄起来,我的手臂开始颤抖了,任何时候都有可能把小美摔在地上。

小鬍子这时候把头埋进了我的股间,舌头在我的直肠中抽插起来。「嘿嘿,厕所的肛门好紧,我的舌头被夹得好疼,哈哈。」

「求求你们……不要再舔了……我要融化了……好热……嗯啊……」

「你得答应永远当我们的私人奴隶,好偿还你丈夫犯下的罪孽。」

「不……我不会侮辱光志……啊……」

「你的乳头把我的嘴吸引住了。」眼镜男不知何时跑到了我的胸前,用力把乳头吸进嘴里,不止奶水被他吸出去,就连整个乳房都变成了椭圆型。「嗯……」果然很美味,黄毛的嘴滑了过来,他一边吸还一边用舌头拨弄。

「不要吸我的奶……这样感觉好强烈……我要受不了了……」他们的吸吮力比小美要强十几倍,就像两个巨大的水泵,乳汁都要被他们吸干了。

「快说吧,厕所,做我们的奴隶。」小鬍子把舌头停在了我的直肠里,像蚕蛹般快速地旋转搅弄,我的身体狂乱抽搐着。

「我……啊……我会……做……你们的……奴隶……求求你们……不要停下……啊……」在这样的玩弄下,我高举着小美,竟然站着达到了高潮,我的淫液从阴道中喷射出去,然后瘫倒在床上。他们用粪便涂满了我的全身,然后让我在小美的面前自慰……这样的耻辱,永远都不会结束。

二十年后。

「妈妈。」小美的肚子一天天大了,已经记不清这是她的第几个孩子……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12-02更新.